耿耿

从心所欲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两个玩的很好很好的朋友在圣诞节的时候合绘送我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说实话拆开信封看到的时候有点想哭(((((
我爱她们呜呜呜呜

置顶!

一个大概没人看的置顶((
这里耿耿!(以后应该会改圈名吧(((
在快乐住校(

喜欢阳炎!双k超好!(吃的唯一一个bgcp)这个夏天永不结束

喜欢μ's!!!!!!差不多全员都快厨上了(((
海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本命cp了吧)(其实喜欢还挺喜欢三条但(
喜欢喜欢海姬的太太们!!!!太太们都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呜((一直试图勾搭(小声
正在试图学好画画来给自己喜欢的cp产粮((

就想看小女孩们甜甜的谈恋爱((((((
(就海姬双k吃刀子((((主要是刀子也写的好啊呜呜呜呜呜

喜欢村长!大fu啊啊啊啊啊啊啊她的好我说不出来((只能赞美村长了!一直想做好村长长的小饼干!(也用此来勉励自己!

在少歌大坑边缘徘徊((九九组可爱嘿嘿嘿嘿嘿嘿x

欢迎勾搭!!!一起快乐学习快乐画画快乐发情xxxx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元宝 @Steerforth 太好了
占tag致歉!

粗略的扣一下神迹的海姬糖((

来扣一下神迹里的海姬糖(???)(其实还有好多但手抄本子上有点懒得抄((
第一卷借给同学了解了所以并没有第一卷的((终于有人吃下了我的安利呜呜呜呜)
纯手机手打,应该有错字((x(也不知道自己之前抄本子上有没有抄错x
(……)的意思就是中间还有点什么但我忘记为什么我没抄((((

她看了园田海未半响,终于抬起手摘下来自己的面具,小心翼翼用指尖蹭了蹭她的脸颊,带着几丝嘲讽道:“真姬其实一点也不直率,有话不敢言,甚至连告诉你不要难过都做不到,更别提——”

更别提告诉你,我有多希望跟我一起走,去往我的世界。

红发少女突然倒入对方怀中睡去,最后的半句却被醉意中断未能说出,终究成为了遗憾。

——《神迹》第Ⅱ卷

“我也曾经思考过,我是谁,究竟该把西木野和真姬如何区分。”红发少女这么回答,她沉默了一下,最终轻松地笑出声来,“后来,曾经有人越过我的心防,告诉我最终的答案。”

“她站在那里,那样坚定地告诉我,我就是我自己。”

——《神迹》第Ⅲ卷

西木野真姬摇了摇头,她没有说话,也不想说话,她只知道和那人越来越远。

而身为小佣兵的真姬也被自己亲手埋葬。

我的世界里有很多礼节性的谎言,唯有这句我依旧期待是真的。

再见,西木野真姬喜欢的园田海未。

——《神迹》第Ⅲ卷

还记得初见时下的那场棋吗,那场棋局你我都没有输,可是我们选择了不一样的方式来保证最后的结果,我想这就是标准答案了。

但是海未,堪萨斯的灯火很美,特别是那一天和你在屋顶上所见到的,比 这个世界更加美丽。

——《神迹》第Ⅲ卷(西木野真姬)

她们中间随着那道画在地上的痕迹,像是被隔出了一条天堑,伸出的手似乎再也得不到回应了,而她原本早就知道,早就明白这点。

却还是固执宛如那天,不愿放弃。

——《神迹》第Ⅳ卷(园田海未)

西木野真姬疲惫扯了扯嘴角,她甚至已经不太记得上一次真心微笑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她揉了揉眉心,却突然在脑海中冒出一个原本不该存在的念头来:或许园田海未还记得。

(……)

是挚友吗?在终于平静下来的世界里,西木野真姬又想起了之前用来逃避的定意词。

她能满过很多人,除了园田海未,还有她自己。

不是挚友啊……她在心中默默重复着这句话,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喜欢更加清晰,不被淹没在更多的责任里。

那些清晰深沉的感情自心脏涌出,沿血管流窜,温暖着那个名为真姬的自己。

(……)

她相信园田海未是记得自己没有归还披风的。

就如同她相信那封信依旧躺在园田海未的心口。

园田海未关上国木田花丸的房门,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朝着北方看过去。

——《神迹》第Ⅳ卷

西木野真姬仅仅望了北方一眼,便将实现移向南方,那里有着园田耀,那人等待到了这一刻。

那里有她最看重的友人,有着她未曾清晰便已经失落难寻的故事。

有着园田海未,她不愿意,却又最想见到的那人。

——《神迹》第Ⅴ卷

感谢阅读!
啊啊啊啊啊码了一个小时((((手速退步)
呜呜呜吹爆影大的神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真的爆喜欢(((
为影大用爱发电((((((((其实想打钱但并没有支付宝(((
海姬了解一下,神迹了解一下(卑微.jpg
影大超可爱(小声x

影大lof:八雲影

朋友做的ww
新壁纸get(x)

饿死在海姬tag里(躺

还是没忍住发出来了x
虽然巨多bug,但我爱海姬!

第一张指绘献给团长(画技不精qwq
华丽丽的错过了团长生日qwq
但还是要祝团长生快哇
团长桑要开开心心的呢ww
(话说新歌团长超好看的!!!)

第一个阳炎日
这把刀子不能只有我一个人吃